自己吃還是分給媽媽? 061212 / 4YR8
給展的學生,尋求親密受挫的女子 061215

《香水》與《橘子禪》 061214/4yr8

清晨5點多,幫昕兒換尿布,兩人都微醒。
再度入眠時,兩臉相貼互望,
無法聚焦的模糊視野,
我看見圓眼睛,圓鼻子,張開的小嘴巴,
很淡的芬芳沁人,是昕兒的味道,
寧馨平靜的氛圍,是昕兒的能量質地。


她一下子入睡了,小手抓著我。
我卻睡不著,如此人的貼近與芬芳,
讓我想起另一極端,電影《香水》裡的葛奴乙。

葛奴乙出生在男人戴假髮女人穿束腰的法國(2百多年前)
他出生在漁市,全法國最臭的地方。
他媽媽在魚攤下方自行切斷臍帶生下他,打算讓他自生自滅,
等晚上,收拾垃圾的人來了,
小身體將隨著廢棄的魚屍內臟,一起被帶走,如同他的兄姊一般。

不同於兄姐的命運,葛奴乙活了,
因為他天生異秉,他有一隻敏銳的鼻子;
剛出生的他受不了周圍強烈的氣味,嚎啕大哭,
這哭聲引來市場的注意力,他被帶往孤兒收容處,
他媽媽以謀殺罪名上了絞邢台。

葛奴乙一生裡沒有被凝視過,
沒有人溫暖地握住他的手,
沒有人輕輕抱著他睡覺。

一開始,他渴望氣味,渴望全世界的味道,
這渴望讓他有強烈的求生意志。
後來,他卻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味道,沒有味道等於不存在,
不存在不被看見沒有接觸沒有人愛沒有影響力無意義……

於是,他渴望創造自己的味道,
這份渴望加上天賦以及無人性的成長背景,
演化出一連串的謀殺。

如同他的出生神話一般,他的一生充滿死亡,
這雖是個虛構小說拍成的電影卻好真實。

清晨的我,嗅著孩子的氣味,接觸的溫暖與紮實,
視覺中閃爍著電影裡遙遠又貼近的冷暖人間。


**********************



一行禪師在《橘子禪》一書裡,有首詩:

《請以種種真實知名呼喚我》
…因為我的名字不計其數,當聽到任何一個名字被點到時,就得回答:「有」
…我們能不能彼此對望,並且在彼此身上認出自己?

別說明日我將離去,
因為今天我依舊前來。
請深入觀察:我分分秒秒都前來,
作春天枝頭上的一朵蓓蕾,
作一隻羽翼未豐的雛鳥,
在新巢中學習引吭高唱,
作花蕊中的一條毛毛蟲,
作埋身岩壁的一顆寶石。

我依舊前來,為了要歡笑,為了要哭泣,
為了要害怕,為了要期望。
我心臟的律動
就是一切生命的生與死。

我是河面上蛻變的蜉蝣,
我也是在大地春回及時前來掠食蜉蝣的鳥。
我是悠游於清澈池塘的青蛙,
我也是悄悄前進吞食青蛙的草蛇。

我是烏干達的小孩,
全身只剩皮包骨,雙腿細如竹竿;
我也是軍火販子,
出售致命武器給烏干達。

我是小船上那名十二歲的難名少女,
被一個海盜強暴後,跳海自盡;
我也是那個海盜,
我的心還被蒙蔽,無法愛人。
我是最高決策當局的一員,大權在握;
我也是必須償還人民「血債」的人,
在勞改營裡緩慢地死去。

我的喜悅像春天──
如此溫暖,讓各行各業百花盛開;
我的痛苦如淚河──
如此氾濫,讓四大海滿溢。

請以種種真實之名呼喚我,
我才能同時聽見我所有的哭泣與歡笑,
我才能看到我的喜悅與痛苦是一體。

請以種種真實之名呼喚我,
我才能覺醒,
也才能讓我的心門敞開,
那正是慈悲之門。


一行禪師聽聞12歲少女的遭遇而思考,
在禪修中,他看到,如果自己和那海盜出生在同一個村子,
在同一個環境中被撫養長大,很可能他也變成海盜。
他說:你我如果出生在這些漁村,25年後都可能變成海盜,
…….這世界的現況,或多或少,我們都要負責。


********************


《香水》電影拍攝葛奴乙為了取得少女的體香,一連串的謀殺;
第一次,我看到如此悄然無聲的殺戮,
沒有尖叫、沒有鮮血、沒有驚恐、沒有仇恨、沒有慾望…..
有的是葛奴乙全然專注的靜默,以及如花屍般的女體。
這世界除了味道之外,
少女的歡笑、美妍的鮮花、恐慌的輿論、父親的悲傷….
都與他無關。

如同他的成長,人之於他的關係只是:取用、乍乾、拋棄;
世界將他當成〈it〉,他也當別人只是〈it〉。
他成長過程中,所有的人,都從他身上乍取,
那些被他殺害的少女,他眼裡看到的不是”人”,而是”香水”。

電影忠實地呈現葛奴乙的世界:與”人”全然疏離的關係,
看電影的我,全神貫注地進入葛奴乙的世界,
感受他的天份、他的興奮、他的專注、以及….絕望與絕望。

即使他要到他渴望的香味,
即使他調配出一滴就能讓眾人猶如置身天堂的香水,
即使眾人因香味將他當成天使膜拜,
即使在他面前,群眾集體迷醉脫衣做愛….
他依然沒有感受到存在感。

世界,依然沒有人,給予真實的他注視,
除了他一時慌亂,失手使之窒息而死的巴黎少女。
他被那少女的氣味吸引,他情不自禁地尾隨,
少女回頭,注視他,少女拿著兩顆黃色蜜李問:「你要買嗎?」

少女死後體香迅速的消逝成為葛奴乙的創傷,真實的創傷,
再。也。聞。不。到。了。
他沒有意識到,這就是死亡,
而他無知地,製造許多”死亡”,用來保存”活”。

保存香氣,成了他活的唯一動力,
他學會,脂粹法:
將鮮花摘下放入動物脂肪中,
在花死亡的過程,花的香氣會慢慢地沁入油脂,
再用酒精,粹取出純粹的花香。
在葛奴乙的眼中,香水,就是花的精魂,
讓”花”永恆不死的技藝。


********************


早晨,兩個孩子都甦醒了,
昕兒自然地爬到哥哥身邊,看著他微笑,
哥哥自然地窩在妹妹身上,輕輕呵癢調笑,
雖然是陰天,陽光還是透進屋裡,
我看著兩個孩子活生生地可愛著,
想著世界許多許多不同的遭遇,
我心疼地落淚。

心裡珍惜眼前的幸福,
小心翼翼地捧著片刻的記憶,珍惜收藏,
沒有野心的我,一點都不敢渴望,”永恆”。

家裡凌亂的地板,
左邊視野有我想給子源的籃球,
右邊視野有我想給宣云的娃娃屋,
我心裡的情感還在,但禮物無處可送。

原來,能擁有”片刻”與”無常”的幸福,才是”活生生”的。


**********************


葛奴乙終究喚不回巴黎少女的活,
他的心,受到蒙蔽,他不知道,那就是愛;
他不知道,如何去愛一個”活著的人”,
他也從未感受過,”被愛”。

為了呼應他內在永恆的疏離與絕望,
他回到他出生之處,巴黎的漁市場,
他將少女體香製成的香水全數倒在身上,
他消失了,化身成眾人的食物,他轉換了自己的存在。
被吃掉,是最真實的被擁有,
他死得其所,超過絞邢台上,人性的無明哀傷。

Comments

Feed You can follow this conversation by subscribing to the comment feed for this post.

Verify your Comment

Previewing your Comment

This is only a preview. Your comment has not yet been posted.

Working...
Your comment could not be posted. Error type:
Your comment has been posted. Post another comment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entered did not match the image. Please try again.

As a final step before posting your comment, enter the letters and numbers you see in the image below. This prevents automated programs from posting comments.

Having trouble reading this image? View an alternate.

Working...

Post a comment

Your Information

(Name and email address are required.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displayed with th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