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與母親連結
靈性的金錢交易觀點 180413

給兒子的同理心 180316

示意圖

 

親愛的樹:

 

昨兒晚我們辯論。 

明天你要獨立帶著妹妹到台北來找我,獨立找到旅館入住,而後等我工作後與你們會合。 為了這事兒,媽媽與要去高雄的爸爸商討了幾次,要怎麼坐車? 什麼車? 其實,我知道,爸媽兩人的考量過細,那些,對你而言不太需要。 你正是那種,一想到帶著goole地圖到陌生城市探險,信心滿滿,毫無難關的信心呢! 更何況是單獨去了好多回的台北市。

然而,即使有這樣的認知,媽媽還是依著自己的習慣,把所有的資料都準備好給你,包含定旅館的編號,我的身分證,還有高鐵轉捷運與轉乘的路徑。  就在我交代你時,你說了幾次:「媽媽,沒有必要這樣,我只要有手機,過去不是都順順地到達要去的地方?!」

你的口氣裡,帶著一點奇妙的摩擦聲,那是一份,EQ如我者也辨識不出來的情感或情緒。 我的辯論,主要是要告訴你,我相信你。 同時,即使要使用google地圖,媽媽也推薦你,事前先把路徑放在心中。 這樣,一切可估量,包含行程時間,以及準時的考量,還有路上可能會通過的好店家,都是一份出門的計畫呀。  

你的論述,則是,「媽媽我行的,請不要為了我,費這麼多心,讓自己累。」

於是,我們掉入一點,爭論。

主要是我好辯,我強調,不要依賴手機,萬一手機掉了心中也有底; 你最後還說,只要給你飯店名稱,你有手機,就能搞定所有入住。 我說:「可是我們定的那家飯店,光台北市就有五家....沒有給你地址,你還是有困難吧!」

 

 

♡♡ 

在與你辯論的同時,我笑著自己,終於進入與青少年兒女愛爭論的階段了。

也回想著自己,在高一時,寄住在台中阿姨家,大有客運往來中女中和南屯的畫面。

兒子呀,我們兩終究有和平的底子,之間也沒心結,聲量平常的....就是媽媽心知肚明,自己的好辯與執著被啟動了。 我不執著的你,查詢,原來,那飯店真的在台北就有七家呀,安靜閱讀小螢幕,收拾書包,外出複習功課了。

 

 

♡♡ 

你離開後,媽媽還是想著你的聲調,不是我們爭辯的內容,而是那些許絲微的諳啞。

於是問旦旦:「樹剛剛跟我的爭辯,妳聽到了嗎? 我覺得他的聲音中,有一種粗粗的摩擦聲,不是哽咽,又不是生氣,也不是煩躁,那到底是什麼呢?」

旦很清楚地說:「媽媽,他不是跟妳說了嗎? 他說他不要妳因為他太累。  妳前幾天不是才跟我們說,妳可能會過勞死嗎?」  我真是百口莫辯,忍不住說:「我沒說我會這樣,是妳提醒我的。」

 

於是,精確地,我在紙上寫下幾個選項:

  煩躁

  覺得不被信任而生氣

  覺得媽媽太囉嗦而不耐煩

  不想要媽媽太累,又沒辦法讓媽媽停下來

  壓抑著底層,可能會失去媽媽的哀傷

* 還有其他可能

* 結束探測,所有的可能都展開了

媽媽真的很想懂,那份聲調的背後,是誰? 是怎麼樣的你?

 

 

♡♡

靈擺是20年的好朋友了,她走了兩個選項,然後,跟我說,結束探測。

這時,旦跑來,說:「媽媽,妳記不記得,在琴之森裡,阿海說:「阿字野......阿字野......你不要再為了我這種人而吃苦了........阿字野.....阿字野......」」 幾乎背了整套漫畫台詞的妹妹,很同態體地把這故事說出來,告訴我,你可能的心情。 

她找來漫畫21集,翻開給我看。 那是阿海在蕭邦總決賽前的練習,右手因為受傷彈鋼琴會有瑕疵的阿字野,用左手練彈了右手的譜,在用錄音方式,合成雙手的管弦樂譜.....讓阿海可以練習,鋼琴協奏曲。 阿字野不只錄了一次,他錄了很多次,有很多版本。  於是,又感恩又珍惜又痛苦的阿海,在拿到阿字野第N版的錄音帶之後,發出的喟嘆。 

那是一種,愛著有如父親的阿字野,卻又痛苦於自己只能接受無法回饋的心情,不要阿字野因為自己而承受了。

 

 

♡♡

靈擺說,你可能有著不想要媽媽太累的心情,以及,壓抑著的哀傷。

我想起,那天,告訴你們說,中醫要求我不要游泳時,你的反應激烈。

你一向,對於媽媽能自己健康,能自己快樂,這些事情,充滿熱情。

而那天,得知,像是,宣告,媽媽終將會老去,許多家庭責任希望你們能從我手中拿走多些.....

你的反應,是激烈的,是央求我千萬不要停下來運動,是不相信醫生說的怎麼可能正確。

你用著自己的青春熱血,輕盈體魄,來尋找,幸福活著的地圖,也希望,媽媽能收下你的關懷。

 

於是,媽媽收下了你的愛。

原來,你在乎的,是我不要太累,是我不要為你牽掛呀。

明白了自己,終究是個平凡母親,依然,堅持,要教會你,即使手機很厲害,也要提前一天在心中對行程有底,的老派工作態度。

我跟爸爸說:「真是宇宙回應了我的祈禱,我終於透過親身,來體驗這般,親子間依附的複雜心情。 兒子說的可能是:『媽媽,我要妳好好活著,輕鬆活著。 更不要因為我而累著,況且,是那種,我認為不必要的累,不必要的付出。 媽媽,我自己可以自由行走於台北市呀,妳不需要為了我,多費這些心嘛!』」 

總而言之就是:「我不要妳為了我而累,更何況,是這種我不需要的幫忙,而妳堅持要為我而做的勞累。」

 

 

♡♡

媽媽想起了自己,因為身為你的母親而擁有的幸福。

你從國一起就交通獨立了,一日少了兩次接送,加起來可將近1個多小時的閒暇。

你從小一起,就功課獨立了。

我不曾需要盯你,管你,只需要,時時陪你討論功課,討論知識的樂趣。

雖然我總還會盯你,「要起床喔,我們先出門了。」

其實,你是自己能醒來的,在時間管理上,早就獨立了。

當你開始愛上路邊小店的各種早餐,也央求我:「不要準備早餐了。」

於是,我讓你出去,自己挑選,自己嘗試......偶而給的早餐,你都因為新鮮,而歡喜。

當你開始有自己的交際需求,不回來晚餐,假日要出門..... 都與我們商量,而我們,也幾乎沒有反對過。

 

於是,我開始珍惜著,每週,會有幾個晚上,依然是4人晚餐的時光。

有你在的晚餐,都是熱鬧的,各種小事,在你口中說出來,都生色活香,是躍動於陽光下的青春。

 

上週日,在班際足球賽,你們班贏得第一名,你真的好開心好開心。

我看著爸爸拍回來,你擔任裁判的樣子,看到你全神貫注的神情,我知道,你是個公正細心的好裁判。

 

前天晚上,你吃得太撐,媽媽幫你唱歌,看著眼前的你,竟然這麼大了。

在唱歌時,我升起,你還是我肚子裡一團小身軀的記憶,很多的感恩和感謝。

 

 

♡♡

你不知道,媽媽的心情,總是比別人還要深。

在想著我們兩的小糾纏,想著我好事,一下子想要給你最完備的交通資訊,沒讓你去台北自己闖蕩,開始有了檢討。  想當年,我15歲離家,19歲經濟獨立,外婆,真的是帶著想念放手,就讓媽媽一個人去新的城市闖蕩了。

 

前前天,在守護部族,我們工作了一個哥哥。

這哥哥自小就被父母遺棄,交給阿嬤帶大。 好幾年,都不曾見過爸媽的臉。

這哥哥,與他的阿嬤之間,有著很複雜的愛恨交織。

我們的工作,就是釐清這些糾纏,祝福每一份心情,每一個生命轉折。

 

結束後,有個心理師同學,寫下這份心得:

「很感謝今天的排列,把書上理論中的記述內容,那麼直接的化為體感、心感、情感~當祖母看著孩子的無助與弱小,發出強烈求死驅力的愛恨交織的狂流時,在她的眼中看著的,直接地就是自己的無助與弱小~~那個愛與痛與恨與傷,都是向著自己的。 我想到在做親職工作時,孩子正在懼怕的情境,引發母親更強烈的恐慌,孩子親見母親的恐慌,立即承擔了自己的和母親的雙倍、甚至三倍的份量~~~如何能在意識層面上,帶著愛與敬意的,把上一輩的還給上一輩,是化解業力糾結的好重要的方向~」

 

 

樹,這段文字,你還年輕,不需要懂得。

媽媽引述,只是很想謝謝你。

謝謝你,促使媽媽學習到,原來,在孩子與母親之間,當母親為孩子承受太多....

而且,是基於自己的世界觀,不是進入孩子的生命認知,而為孩子承受.....

真的是,讓兩人,束縛在一起。

 

 

♡♡

親愛的樹兒,你是個超級自由的靈魂。

而我,已經好好地,在地球上接生,也把你的自由所需要的獨立與負責,養出來了。

你當然沒有太多社會經驗.....不過,也許,媽媽要有更大更寬的允許.....相信,你可以用自己的地圖。 而得回,自己最需要得到的經驗。

就像上方的人格蛻變卡中,「同理心」就是,媽媽要把自己原來的地圖放在口袋中,參考你的地圖,告訴你,路怎麼走。

而我,這樣被你愛著,關心著..... 我得要讀懂,原來,「你跟我爭辯,背後,有一個,愛著媽媽的心。」

謝謝你。

也愛你。

 

愛你。

Comments

Feed You can follow this conversation by subscribing to the comment feed for this post.

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